官方微博

投机性订单太多,FSRU市场供给过剩

作者: 文章来源:国际船舶网 日期:2018年12月25日

新兴经济体政治不稳定性和低信用评级使得一些船东无法订造新的浮式储存再气化装置(FSRU),这些船东开始将重心转向更成熟的天然气市场。

曾有预测称,亚洲、非洲和南美洲新兴市场的LNG需求将会受到比陆地进口终端更便宜、更省时的FSRU技术推动。然而,随着世界各地的进口项目被推迟或取消,船东投机性的FSRU订单过多导致今年FSRU供给过剩,这意味着新兴市场的LNG需求被高估了。

不久前,挪威Hoegh LNG宣布获得今年第二份澳大利亚FSRU合同。澳大利亚AGL Energ开发的维多利亚州Crib Point项目将使用一艘FSRU进口LNG,租期为10年。此举是因为澳大利亚东部各州天然气短缺,尽管西海岸LNG生产使澳大利亚在11月成为最大的LNG生产国。

8月,Hoegh LNG和日本JERA及丸红商事中标澳大利亚Australian Industrial Energy在新南威尔士州的进口项目。“我们目前与主要能源公司或国有企业合作,”Hoegh LNG的首席执行官SveinungStoehle表示。

由于项目延误和取消,Hoegh LNG退出了加纳、智利和巴基斯坦的FSRU项目。Stoehle表示,现在将亚洲视为Hoegh FSRU的主要市场。FSRU“Hoegh Esperanza”号今年开始履行与中海油的租船合同。Stoehle希望在未来两年内再向中国提供1艘FSRU。

SveinungStoehle表示,“我们不会在获得现有FSRU长期租船合同之前下新订单。”

随着澳大利亚交易的完成,Hoegh LNG还有2艘FSRU仍未获得长期合同。然而,Stoehle表示,公司是亚洲国家进口项目的领跑者,未租出的FSRU将有望在一年内落实租约。消息人士透露,Hoegh LNG还与德国Uniper就阿联酋沙迦FSRU项目进行最后阶段的协商。

其他船东似乎采取了类似的策略。比利时Exmar表示,在订购新船之前,公司也会先寻找长期合同。

在2017年将4艘FSRU的50%股份出售给美国公司Excelerate Energy之后,Exmar目前只有1艘驳船型FSRU,由瑞典Gunvor租赁,用于为孟加拉国进口项目服务,租期10年,但由于孟加拉国政治的不稳定性,这一进口项目目前已经暂停。

“我们还没有做出任何最终决定,但机会渺茫,”孟加拉国国有石油公司Petrobangla负责LNG进口的子公司RupantaritaPrakritik Gas Co董事总经理Mohammad Quamruzzaman表示。

日本商船三井表示,今年公司也没有订造新的FSRU,并补充公司正在等待Uniper开发的德国进口项目的最终投资决定。

商船三井发言人表示,“该项目的最终投资决定是在2019年内完成。我们将在最终投资决定做出之后,为该项目订造FSRU。”

CS LNG航运咨询总监Keith Bainbridge表示,他惊讶地发现,除了2019年商船三井的德国FSRU之外,目前FSRU领域还没有任何订单。FSRU供给过剩导致今年约有7艘FSRU被用作LNG船。

上一篇:全球知名百年海运刊物Fairplay停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