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孤岛“掌灯”人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9月08日

将灯塔的透镜擦得锃光瓦亮、将太阳能电池板保养得一尘不染、将值班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近日,青岛航标处朝连岛、千里岩灯塔长周成祥像往常一样认真地值班,这是他退休前最后一次值班。

岁月悄悄地走远,只留下淡淡的无言,转眼间,周成祥坚守朝连岛和千里岩灯塔,足足40年了。他依依不舍地说:“守了这些老伙计40年,他们就像我的亲人,舍不得离开他们啊!”

钻研技术 省下大笔维修费

朝连岛,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进出青岛港的船只,均需经过朝连岛海域。岛上的灯塔,是国家主权的象征,为青岛南去上海、北去日本的船舶以及来到青岛的船舶提供助航、定位服务,确保海上航行安全。

周成祥初来朝连岛,是1976年11月。那时的朝连岛是一个孤岛,山头上嶙峋的礁石,废弃的旧屋,与城市的繁华截然不同。远远只看见岛上的最高处,矗立着一座石头色的灯塔,那时一脸稚气的他,又何曾想到,他的一生,将与之为伴。40年过去了,当时与他一同守塔的同事相继离岛,而他却坚持了40年。

对这座百年灯塔,周成祥倾注了无限深情,亲眼见证了它40年里的巨变。“最大的变化是,太阳能替代柴油发电。”他介绍说,之前岛上用的是柴油发电机发电,每次补给船把柴油送到岸边,岛上的人需要把一个个大油桶背上灯塔,一趟就要爬四五百个台阶。现在在岛上利用太阳能发电,既节能又省力。

回顾当初,周成祥感慨万千。“在远离大陆的海岛上,我所要做到的,就是要保证设备运行正常,保证灯塔发光正常。而一旦设备发生故障,若由于天气原因航标处不能及时来船派人修理,那只有靠我自己来研究处理和维修了。”

1995年,岛上更换三台2135柴油发电机组,这三台机器是由36个厂家生产的零件组装的发电机组,使用一段时间后,3台机器几乎天天罢工。周成祥刻苦钻研,找出了病灶所在:主要是柴油机和发电机组的轴线不一致,柴油机震动很大,造成配电箱损坏。这个问题解决后,新的问题又一个个不断出现,周成祥坚持不懈,硬是将一个个“拦路虎”成功降服,最终发电机组恢复了正常。就这样,他为单位节省了一大笔费用,这也是他至今感到最欣慰的事。

关爱渔民 义务修船获锦旗

在岛上工作的40年里,周成祥为沿海一带的渔民做了不少好事。

据介绍,在1980年到1995年间,沿海一带农民大量买船打渔和钓鱼,但渔船航行到朝连岛海域附近,柴油机经常发生故障,渔民修理技术不过硬,就靠岸求援。周成祥用所掌握的娴熟技术,热心地帮助渔民修理出故障的柴油机,且不收取任何报酬。经他修理好的渔船,南有来自浙江沈家门的,北有来自大连瓦房店的,多得数不清。

他还记得第一次给渔民修理柴油机是1980年,那时部队警卫值班室打来电话说在南码头有一条胶南拖网船,柴油机发生故障,请求帮助。他和另外两名战友紧急上渔船,经过仔细检查,发现是连杆瓦烧了。他们三个人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清洗了机器内部,打磨更换了连杆瓦,把柴油机修好了。“那是我第一次帮助渔民修理好船上的柴油机,我心里非常高兴,渔民万分感激地紧紧握住我的手不放,连声说谢谢。”周成祥说,修理好的这条渔船,一周后再次返回,给他们送来了一面锦旗,并再三感谢。这种被认可的成就感,让他足足乐呵了好几天。

孤独守塔 最亏欠的是亲人

长期在岛上守灯塔,孤独而寂寞,枯燥而艰苦,他却坚守了下来。

岛上天气恶劣,雾气很重,能见度差,伸手不见五指。刚接管灯塔时,水电都不通,没有收音机,没有电视机,漫漫长夜,只有孤独的煤油灯和窗外塔顶的灯光陪伴。

周成祥记得,1991年5月至6月连续下了二十五天的大雾,整个岛上能见度只有几十米,房间很潮湿,地上、墙上都是水珠,洗衣服不能干,时间一长就长出黑毛。他还记得,1985年10月至11月,岛上连续刮了三十多天的大北风。那时候岛上没有冰箱,储备的食品都吃完了,几个守塔人就用盐水煮黄豆吃。时间一长黄豆也吃完了,再用海水煮大米充饥。长时间没有吃过蔬菜,缺乏维生素,好多人都病了,有的口腔溃疡,有的头晕目眩……类似熟悉的场景,40年时间里他经历过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

周成祥在朝连岛守了20多年,在千里岩守了将近20年。40多年里,感觉亏欠最多的,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妻子没有得到他的照顾,女儿的成长没有他的陪伴。他有兄弟姐妹五人,在他们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周成祥都没能出上力,甚至连他们的婚礼都没有参加过。特别是1994年,他年迈的父亲病重,他没能到老人床前服侍,尽为人子的孝心孝道,甚至在临终,也没有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我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也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值得安慰的是,我没有愧对党组织对我的培养,没有愧对日夜守护的灯塔。”周成祥说。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筑牢海上防线 当好安全“后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