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绿色荆江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水运报 日期:2017年04月26日

行走在荆江航道整治工地,一路向东,这一带有诸多保护区,荆江哺育着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的荆江儿女,也滋养着两岸三大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珍贵生灵。这里有“长江女神”白鳍豚,有“呦呦鹿鸣”的麋鹿,还有四大家鱼、中华鲟等水生动物。

荆江航道整治工程成为长江航道局推进“生态航道”、“绿色长江”建设的重要典范。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时代浪潮中,该局积极实施水口附近拦污、垃圾集中收集、对沿岸植被保护等措施,让沿江两岸成为一道美丽的绿色风景线。

顶层设计 生态优先

荆江河段沿岸聚集着多处生态敏感区,成群结队的麋鹿是国家重点保护对象,珍稀的白鳍豚和四大家鱼在这里生息繁衍……一代又一代,长江哺育着这群可爱的生灵。

时代的需求、行业的召唤,如何在兼顾生态等核心要素的同时有效治理荆江河段?

“生机活力盎然、治理保护两全”的荆江“生态航道”概念脱颖而出。荆江工程开工前,长江航道局就从顶层设计入手,科学注入生态环保理念,形成具有指导性、约束力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包括《水生生态及产卵场调查专题报告》、《麋鹿保护区影响专题报告》、《白鳍豚保护区影响专题报告》、《四大家鱼保护区影响专题报告》,为建设单位履行环保职责,更好地开展生态保护、补偿和恢复工作提供了科学依据。

长江航道局还广泛咨询并邀请了北京大学、长江水产研究所等知名环保科研机构、高等院校领衔,开展了水生、陆生动植物的生境修复、再造技术研究,生态环保施工工艺、结构及技术研究,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评价研究共8个专题的研究。此外,该局联合保护区和水产部门,开展了工程建设对保护物种的影响、增殖放流措施等专项研究,进一步丰富了荆江生态航道建设的科研体系。

“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最重要的是思想观念的转变。” 北京大学环境工程研究院院长、国际水沙科学协会(IASWS)常务理事倪晋仁教授谈到生态航道时说。

作为负责荆江生态航道顶层设计的主要专家,他给出了一个定义:“在满足河流航运功能,兼顾与河流其他功能协调,在不同阶段自我调整,实现河流生态系统的自然良性循环,这就是生态航道。”

荆江工程作为交通运输部“十二五”重点建设项目,主要通过采取符合生态发展要求的护滩、加固护岸、护底等工程措施,守护现有洲滩形态,遏制河道不利变化。

这样的做法,在改善航道条件的同时,能够有效保护荆江河段动植物生境,维持生物多样性指标,实现工程建设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共存。

荆江工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何传金回忆说:21世纪初,长江航道整治的生态理念刚刚起步,并开展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在马家咀、嘉鱼燕子窝等工程实施了生态护坡技术,长江上游改进爆破的技术手段,保护了鱼群的生态环境……“这些有益的尝试,为今天系统地建设生态航道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从实践到探索,再从探索到实践中去检验,荆江航道建设将可持续发展、低碳文明的科学理念厚植于整治之中,努力实现人与自然的美好和谐。

构建水、岸、滩和谐环境

长江中游有许多国家级野生动物保护区,荆江整治后,这些被保护的“国宝”,会不会受到侵扰呢?

其实,工程设计过程中,他们就充分考虑到工程涉及的3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5处漂流性卵产卵场、7处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源保护区等生态敏感区及施工对环境的影响,从生态学角度,重点关注水文情势和生态格局的维护、植物生长和动物栖息条件的创造,创新性的引入符合生态环保理念的工程结构和施工工艺。

工程选址时,他们尽量避开保护区、重要生态湿地等生态敏感目标。选取传统的天然材料和高降解、低污染的人工材料,开发和推广利于植物生长并具有一定防渗性能的衬砌材料。

在岸坡设计上,他们广泛采取满足生态修复功能的生态护岸,设置多孔构造,为水生生物再造安全适宜的生存空间;选择适合当地生长的、耐淹、成活率高和易于管理的植物物种,重建滩上植被,改善滩上景观,实现工程与生态环境的和谐。

在水下设计中,他们避免在产卵场河段构筑改变河道水文形态的水工建筑,维持原产卵场功能,同时,设置具有人工鱼礁功能的透水框架和人工鱼巢砖等工程结构,为鱼类等生物提供索饵、繁殖、生长、发育的场所,加快整治后的原生物群落恢复,丰富鱼类生存环境。

此外,他们还不断将环评过程中、实施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及时反馈到设计方案中,动态优化工程布局、结构和规模,避免、补偿、缓解和最大限度的降低工程对环境的影响。

在这里,形态各异的“生态化”钢丝网格、生态护坡砖、人工鱼巢砖等,琳琅满目,还有最佳生物学效果的人工放流,为资源增殖和物种保护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荆江航道整治工程以“服务荆江,引领长江,示范全国”为总体目标,以水、岸、滩的生态修复为亮点,采取低滩、高滩生态修复工程、鱼类产卵生境再造以及针对自然保护区的多项保护措施,在长江乃至全国内河生态航道建设具有重要的典范作用。

打造“绿色高速路”

迎着朝阳漫步在绿草成茵、林木成行的荆江大堤上,白鹭翱翔于波光粼粼的江面……置身荆江航道,一条“绿色高速路”已经悄然建成。

传统航道整治采用的渠化、束水攻沙等工作措施,对当地水质和水生物生长都有一定的不利影响。荆江工程的主要工程措施是“固滩稳槽”,通过守住洲滩和堤岸,以守为攻、借力打力,利用自然干线约束水流,让水流往航道需要的地方和方向冲刷,从而提高航道水深,这种方式对生态的影响相对较小。

荆江工程建设指挥部负责环评工作的夏炜兴致勃勃地谈到,“人工鱼礁”是一个热门名词,比如长江江豚,喜欢在水流较急的洲头和洲尾生活。护滩工程遵循了江豚的生活规律,通过人工鱼礁,开展了不同材质、工法的透水框架的生态效应研究,进而将鱼礁的成功经验引入透水框架的设计之中,提出既满足航道整治要求,又兼顾生境修复的生态友好性透水框架建设。

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长江与长江天鹅洲故道的夹角处。为使麋鹿能有取水地,荆江航道指挥部与相关环保部门合作,为其增加饮水通道。同时,布置生态监测点,观测环保部门相关保护措施是否行之有效,将环保专项资金落实到位。

而整个腊林洲低滩守护,主要靠的是特制水泥砖。这些砖块依次排放,砖与砖之间的空隙种满了草籽。

草籽生根发芽后,将砖块固定,这样就能守住岸线。当长江处于枯水季时,低滩露出水面,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将是一片绿地;而丰水时,低滩被江滩淹没,草籽又能防止砖块被江水冲刷脱落。

除此之外,在周天河段周公堤取水口,为保证荆江沿江居民的生活用水不受工程影响,荆江航道整治工程建设指挥部尝试实施透水框架坝的新工艺,使上方淤积减缓,保证用水质量,并同时达到航道整治的效果。

陆地施工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粉尘,为避免粉尘污染环境,工程建设者在施工中采用了湿式喷淋除尘法、给爆破礁石事先铺上湿草袋、用配备有高效袋式除尘器的装置进行爆破钻孔等措施,减小了施工粉尘污染。施工区域的污水、垃圾全部回收,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为保证环保效果,工程建设者们还布设了数十个监测点,对水、声、气及水生生态进行了全面监测,还通过各保护区、渔政部门进行了系统的鱼类资源监测及增殖放流效果监测。“我们设立了环保监理工程师,并在项目部要求必须有环保员,他们单独做环保台账,成立一套档案管理体系,经常去督查,比如出水口如何拦污,预制场如何降尘,抛石铺排时如何驱鱼。”何传金说。

2014年9月,交通运输部正式将荆江工程列为生态环保示范工程。武汉理工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荆江航道系统整治后,将进一步节能减排,运营期共节约能源97万吨,减少碳排放320万吨,折算年均节约能源约5万吨,减少碳排放约17万吨。

大江潮涌春意浓。伴随着长江经济带建设引来全面推进之年,这条横贯东西的古老母亲河,正加速腾飞为一条“绿色高速路”。

 

 

责任编辑:叶红玲

上一篇:金色荆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