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

阿里巴巴舱位宝是什么宝?

作者: 文章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日期:2017年02月17日

2016年底,阿里巴巴宣布联袂全球最大班轮公司马士基航运,突破传统订舱规则,在一达通平台上推出物流订单直达船公司的订单交易平台产品——舱位宝。

今年1月份,舱位宝的船东再添一家——以星航运。

2月14日,达飞海运与阿里巴巴在杭州签署谅解备忘录,未来双方将在数字化领域展开合作,相关产品将于3月上旬上线,依然是在一达通平台。

舱位宝设立在阿里巴巴旗下的一达通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上。通过整合各项外贸服务资源和银行资源,一达通目前已成为中国国内进出口额排名第一的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为中小企业提供专业、低成本的通关、外汇、退税及配套的物流和金融服务。2014年,阿里巴巴全资收购了一达通,并将一达通列为阿里巴巴打造外贸生态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达通宣称,在物流方面,通过整合船公司和货代资源,一达通为客户提供安全,及价格100%透明的整柜拼箱服务。

曾有失败案例

2014年7月11日,中海集团与阿里巴巴签署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中海集团和阿里集团将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和行业经验,在跨境物流电商领域展开深入合作,致力于解决电商走向国际化的物流难题,力求为中小微客户提供“低成本、高标准”的特色跨境物流服务,全面提升中小微客户“从线上交易到线下服务”的物流体验,努力打造国际电商领域物流O2O(线上到线下)生态化闭环,有效推动跨境电商贸易与传统航运物流的相互助力、共同发展。

中海集团为此深圳成立深圳一海通全球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一海通公司一般经营项目是集海运、陆运、空运综合物流信息化解决方案,公共信息平台服务,国际贸易、国际快递及供应链服务。

《航运交易公报》在当时的报道中有如下分析:一方面,贸易格局在发生剧变;另一方面,航运市场面临供需过剩的艰难境地,中海集团“穷则思变”,与阿里集团携手,将目光直接投注到市场上数量众多的中小客户上。

与航运企业的大客户相比,中小客户的利润空间更大,但是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与阿里集团合作,中海集团正是看中其巨量的中小客户资源,若能成功导流则将大大增加中海集团的客户量及盈利能力。而众多中小客户也能借助于阿里集团,取得与中海集团的议价能力。因而,双方的合作最终可以缩短物流行业链条、提升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使利润回流中小客户和航运企业,实现双赢乃至多赢。

当时有一个简单的测算数据:阿里集团的数据库有几十万家中小客户,2000多万家海外客户,目前全球贸易额达到180亿美元,而且以年均300%的速度在增长,前景非常可观。粗略计算,如果阿里集团的贸易额达到580亿美元,那么其集装箱生成量可以超过200万TEU。

但是两年多的实践证明,通过阿里一达通平台转换的箱量非常少,问及原因,也是“航运市场远比想象中复杂得多”。而伴随着中海集团与中远集团的整合,与阿里的合作似乎也是没了声响,折戟沉沙。

一达通为何卷土重来?

一达通似乎从与中海集团曾经的失败合作中找到了出路:即最大规模地为平台提供更多的服务功能与品质。也就意味着,一达通需要更多合作对象的加入。

于是,2016年底,在成功携手全球最大班轮公司马士基航运之后,今年1月份,一达通宣布,以星航运成为新的合作对象。最新的合作对象则是达飞海运。

目前,马士基航运在舱位宝上投放三条航线,具体如下:

AE1航线:宁波-——上海——盐田——英国弗里克斯托(Felixstowe)——荷兰鹿特丹(Rotterdam)——德国汉堡(Hamburg)——德国不来梅哈芬(Bremenhaven);

AE5航线:新港——青岛——宁波——上海——盐田——德国不来梅哈芬(Bremenhaven)——德国汉堡(Hamburg);

CHX航线:青岛——新港——上海——南沙——印度金奈(Chennai)/维扎加帕特南(Vizag)/克里什纳帕特南港(Krishnapatnam)。

以星航运则投放了5条航线,具体如下:

印巴线:上海、宁波、青岛起运;

南美线:厦门起运;

东南亚线:上海、宁波起运;

黑海线:上海、宁波起运;

西非线:上海、宁波起运。

达飞海运将在3月份推出2条航线,具体如下:

地中海1号线(MEX1),连接的是亚洲到地中海区域,可在青岛、上海、宁波和烟台港口装港,在地中海西部主要港口巴塞罗那港和瓦伦西亚卸港。

BEX航线,连接的是亚洲和亚得里亚海港口,可在上海、宁波、赤湾装港,在里耶卡港、科佩尔港、里雅斯特港和威尼斯港卸港。

船公司更看重测试过程

马士基航运在舱位宝推出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交易量并不大。可以想象,其他船公司的初始交易量也并不会太高。但是为何众多国际班轮公司争先与阿里合作?

首先,在数字化方面,阿里巴巴的很多产品不仅是商业模式的革新,更是走在全球前端。阿里巴巴旗下平台,综合服务能力和技术的成熟度都相当高。

其次,阿里旗下的平台主要面对中小企业,对于大型班轮公司而言,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不是他们所擅长的服务对象,同时也不会对公司的现有客户造成冲击。

再次,在数字化的潮流中,大型班轮公司在进行相关改革之前,必须进行相关测试过程。而一达通的平台显然就是最好的测试平台,即使效果不理想,范围也不大。马士基航运曾对《航运交易公报》表示,对于马士基航运而言,希望通过与第三方平台合作,实施在线定价、订舱、付款等服务的试点。试点的目的在于了解客户及市场的接受度,了解现有中国第三方平台提供的产品和实力,同时将同步评估马士基航运产品全面数字化的可行性和潜在风险(包括程序复杂性、危机及所需资源和能力)。

上一篇:国发基金投资10.4亿参与认购阳明海运